唱反调打出“大武侠”旗号,《大掌门2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
20世纪初,电影技术传入中国,热衷侠义文化的国人,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带有武侠动作元素的《定军山》。

往后百余年,中国武侠借助电视电影两大现代媒介,不断将发轫民间的武侠文化发扬光大,甚至反向催生出以金庸、古龙等为代表的新派武侠小说。时至今日,武侠仍在市场上有大量忠实受众。

然而,任何事物都有其历史进程,网络小说时代兴起之后,哺育诸多经典的武侠文化屡受质疑,在游戏行业亦是如此。受想象空间更大、节奏趋速的仙侠品类冲击,武侠的边界也愈发模糊,游戏企业自然不免受到拷问,是否还应当坚守对慢节奏,难以追上新生代玩家想象空间的武侠题材。

在市场的迟虑中,天马时空独家发行了正统武侠RPG手游《大掌门2》,在上线前的测试当中获得玩家普遍认可,反馈数据也可圈可点后,《大掌门2》宣布将于2月6日开启不删档测试。

依托前作4000万玩家、12亿收入的傲人成绩,以及5年历史形成经典的IP优势,《大掌门2》似乎并不畏惧各界对武侠题材的唱衰,甚至直言“武侠未死”。《大掌门2》相信,通过经典时尚化和想象力提升两大利器的加持,打造一款“大武侠”手游,就能够重新挖掘武侠手游的无穷潜力。

时代更迭,武侠应该“年轻化”

众所周知,武侠文化历史源远流长。20世纪以来,在银幕和电视媒体的普及之下,武侠则有了具现化的形象、更加生动符合大众审美,得以进一步在民间广泛传播。

而武侠近来被抨击跟不上时代,恰恰是人设缺乏新意,没有跟上新生代玩家的审美进化。因而《大掌门2》认为,对武侠经典进行时尚化包装,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画面,《大掌门2》是一款采取2D风格的卡牌RPG手游,人物形象、画面背景将构成整体的世界观,是锻造“大武侠”手游的重头戏。《大掌门2》当中人物美术色彩轻快、角色从姿态到着装简明生动,同时刻画基于热门影视剧塑造的经典形象,虽然Q版化,但玩家初见便能迅速分辨角色,辨识度十足,既能唤起玩家对经典形象的认同感,又通过年轻化的形象获得了更多用户的认同。

不止局限于产品本身,《大掌门2》的“大武侠”手游打造计划同时向IP方向扩展,将年轻化的基因浸入至整个IP当中,而非单纯的手游“改头换面”。这也是一开始就深受网络化思维影响的团队,决心打造一款“大武侠”手游的重要原因。

为此,游戏官方还与知名摇滚歌手信合作,花重金购买武侠金曲《沧海一声笑》的版权,交由信进行重新编曲,作为《大掌门2》手游的主题曲,为经典赋予新的潮流活力。之所以选择信操刀关键的主题曲,正是因为《大掌门2》看重其身上与武侠精神同源的桀骜、快意,以及洒脱等特质,与当下年轻人向往自由的诉求不谋而合。《大掌门2》力图通过时尚化、潮流化包装向外界宣告,武侠手游仍大有可为。

内外兼修,插上想象力的翅膀

除了画面、主题曲等相对“外在”的时尚提升,《大掌门2》没有忽视对“内在”的修炼。实际在《大掌门2》的“大武侠”计划当中,对于想象力的提升权重更甚于经典的时尚化。

在《大掌门2》看来,外在形象的落后只是表面,并很容易通过后续努力弥补,内核的想象力提升才是制胜关键。只有改变思维,扩容武侠想象力边界,才可让武侠不再只沉睡于70、80年代的记忆中,还能够获得包括90、00后甚至全年龄段人群的青睐。

因此游戏官方携手国内知名COSPLAY团体黑天工作室,共同公布了《大掌门2》同名静态大电影企划,并在2018年1月30日正式上映。通过与年轻玩家喜闻乐见的COSPLAY结合的方式,《大掌门2》把富有娱乐精神的江湖大乱斗主题,承载新形式的传播媒介以具象化的形态大方展示,意图撬动庞大的潜在用户群体,让如今更多非武侠用户发现武侠手游的魅力。

不止于此,《大掌门2》还获得楚惜刀、时未寒、沈璎璎、小椴四名新派武侠小说作者的加盟,为游戏剧情添砖加瓦,通过多名作者联合创作,为游戏剧情框架融入更多天马行空的想法,主动贴合思维活络的年轻玩家的喜好。在不久的将来,《大掌门2》不排除在游戏当中添加上述几名作者作品中的角色,给《大掌门2》的乱斗主题添加更多丰富的可能性。

向经典致敬,做武侠衣钵传人

回归一切的初衷,《大掌门2》打造“大武侠”手游的愿景离不开武侠二字,无论在营销手段上如何时尚化、年轻化,《大掌门2》都没有忘记对经典本身的传承。这种传承不仅仅来自前作,对一代血战等经典系统的继承和简化、对收集型卡牌手游的发扬,还有对武侠内核精神的传承。

正如《大掌门2》发行团队所言,《大掌门2》游戏的本质即是“不失经典,但更有力量”。新派武侠小说历史不过百年,第一款武侠游戏迄今不到三十年,而武侠的精神与内核,早已在中华大地上存续流传千年。

春秋战国时期思想家墨子提出“任侠”概念,将之解读为“士损己而益所为也”,建立了侠义精神当中不计牺牲的前提;西汉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中单独为“游侠”立传,赞扬侠义精神“其言必信,其行必果,已诺必诚,不爱其躯”,进一步夯实了武侠的理论基础。数千年来无数鲜活的侠士形象与民间传说,共同建构了这块文化瑰宝,而游戏,则是传递这块瑰宝最年轻的载体。

随时代的发展,玩家并非不再热衷武侠,而是对承载武侠的载体提出更高的要求。《大掌门2》深谙其中的不同,因此依然选择坚守武侠题材,提出用时尚化、年轻化的形式对武侠进行包装,以期撬动武侠手游第二春。换言之,真正需要做出进化的并非武侠,而是游戏。

此外,《大掌门2》还表现出宏大的愿景。从“大武侠”概念可以看出,《大掌门2》意图从承袭武侠精神及内核,年轻化外在形态出发,通过切合流行的剧情、丰满的人设等举措,在不失经典的情况下为武侠赋能。最终与流行的力量一起,持续发掘卡牌武侠手游的无穷潜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