亿级融资频现,NFT游戏告别小打小闹,这三大产品方向靠谱?

图片来源:pexels

专稿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!

报道/一家不知名的初创小公司,乘上了区块链的东风,做了一款画质简陋、玩法老旧的2D游戏后火了,创始团队轻松实现财富自由——悬崖上被风口吹起的“猪”,这可能是对NFT游戏最普遍的印象。

最近,这一印象可能不管用了。

在最新一轮的融资中,香港NTF游戏公司Animoca Brands获得了6500万美元的融资,估值达到22亿美元。其投资方除了到处刷脸的币圈名人孙宇晨,还包括育碧、红杉中国、Com2uS等知名游戏厂商和投资机构。

被游戏行业和资本看好的同时,Animoca Brands也是NFT游戏最活跃的投资方之一。不完全统计,Animoca Brands在过去3年进行了70余次投资,用户过百万、收入2亿美元的《Axie Infinity》的最大投资方正是Animoca Brands。

在雄厚资金的支撑下,也注意到,NFT游戏越来越多地表现出抛弃“小而美”,转向重资产的趋势,一如游戏行业的精品化。如拿到超过180个足球机构的球员官方授权的体育NFT游戏《Sorare》,以及主打UGC、官方对创作者零分成的《The Sandbox》等,正轰轰烈烈地尝试掀起新一轮的游戏业变革。

流派一:价值移情法,IP授权一招鲜

与一般游戏不同,NFT游戏的NFT属性,一直被视作其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NFT作为一种非同质化代币,其作用为固化玩家虚拟财产的价值,起到直白、清晰的确权作用。这一形式解决了在多数网络游戏协议中,玩家只拥有账号使用权,不拥有所有权的痛点问题。

但是,NFT和NFT游戏的核心问题在于价值的公允性,即只有交易双方都认可的情况下才拥有价值。而交易双方的认可,又源自社会公认价值物的背书,这也是很多人认为,一只缺乏美感,由简单算法随机生成的虚拟猫,并不具备价值的原因。

品质与主流游戏产品尚有差距,NFT属性彰显又不够明朗,NFT游戏要怎么吸引真正的玩家,而非投机者呢?

在这件事上,NFT游戏和传统游戏厂商做法一致:砸钱。目前主流的一大流派是砸钱买IP授权,用国际顶级IP的影响力招揽玩家。

如文章开头提到的足球区块链游戏《Sorare》,就和皇马(Real Madrid)、利物浦、尤文图斯、法国和德国足球联合会达成了合作,得以在游戏中推出上述机构旗下球员的卡牌。在未来,《Sorare》甚至规划让全球20家顶级足球联盟和50家一流协会全部加入。

IP打法的确立竿见影,《Sorare》运营负责人Thibaut Predhomme就曾向媒体透露,公司在2021年取得了“不可思议的增长”,今年1月至9月期间,《Sorare》平台卡牌交易金额就超过1.5亿美元。其中最具典型的是球星C罗的卡片,今年3月的成交价格更是达到24.5万欧元。

同样,一直拿钱一直撒钱的Animoca Brands,也计划推出“结合超级IP的REVV Motorsport赛车游戏生态系统”,该生态下拥有《F1® Delta Time》《MotoGP™ Ignition》等多个获得IP授权的赛车NFT游戏。

流派二:勇当创新先锋,与Metaverse一起改变世界

吸引玩家是游戏的天职,吸引到之后呢?NFT游戏究竟有何不同?

数字资产市场调研公司Delphi Digital创始人Piers Kicks认为,NFT游戏和它背后的区块链加密技术,将成为Metaverse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并且将为游戏和娱乐行业带去新的商业模式和机遇。

Piers Kicks的理论依据是,NFT正在通过自主的经济系统、开放的创造者经济,和通用的数字展现和所有权奠定基础,让全球70亿人在将来,能真正选择完全在线,并参与具有社会影响力的虚拟经济。

翻译一下,当全社会虚拟化时,虚拟的NFT自然会更有价值。

再简而言之:你的时间真的很值钱。

现在投身Metaverse,未来会获得巨大回报只是诱惑的一部分,因为这一理论无法解决“零和游戏”的问题,在经济层面,归于虚拟的NFT游戏终将扮演的角色不是财富的创造者,而是搬运工,起到财富再分配的作用。

真正有魅力的,是NFT游戏和区块链技术,给Metaverse带去的去中心化前景,玩家无需再担忧自己投入的时间、精力和金钱,会在某一天某一时刻化为虚无。NFT游戏和Metaverse的结合,将有望给玩家提供一个真正意义上“永生”的线上社区。

这也是拿着《我的世界》《Roblox》相同剧本的NFT游戏《The Sandbox》,想要成就的一番事业。

和许多主打UGC的沙盒游戏平台类似,《The Sandbox》向玩家提供了创造和分享游戏的功能。但有所不同的是,《The Sandbox》推出了对创作者不仅不抽成,还成立基金予以奖励的政策。

与此同时,创作者利用《The Sandbox》创作的作品,不仅仅可以在《The Sandbox》流通,同时也能在游戏外售卖。

而由创作者创作的素材,未来还能够成为其他游戏的创作素材,比如被作者或者其他购买后创作者,用于《我的世界》《Roblox》新游戏的开发,实现多游戏互联的Metaverse。

流派三:剥离单一标签,添加拥有、交易和娱乐属性

除了IP、Metaverse,最“古典”的网赚类NFT游戏,也在尝试开发新玩法吗,丰富NFT游戏的可玩性和自由度,在社区资源寻找新的出路。

比如用户规模超过100万的《Axie Infinity》,在公众视野中声名鹊起,靠的就是一支讲述菲律宾人民靠《Axie Infinity》“勤劳致富”的纪录片——《玩到赚:菲律宾的NFT游戏》。

和最早一批NFT游戏代表《迷恋猫》类似,《Axie Infinity》的主要玩法是购买宠物“精灵”并养成。二者之间最大区别在于,《Axie Infinity》加入了战斗部分,可玩性大大增加。

当然,由于《Axie Infinity》与菲律宾游戏公会Yield Guild展开了深入的合作,推出了精灵租借服务,《Axie Infinity》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很浓烈的网赚风格。

在2017年成名作《迷恋猫》之后,今年9月NFT游戏开发商Dapper Labs拿到了一笔日本软银领投的6.8亿美元的投资,其估值也顺利达到43亿美元。曾经大赚特赚的Dapper Labs为什么也需要钱了?原因出在新作《NBA Top Shot》拿了NBA和足球联盟西甲(Laliga)的授权。

IP和玩法的拓展,让Dapper Labs在过去一年里上了一个新台阶,该公司和玩家在市场上售出的“NBA高光时刻”,总价值已经达到7.8亿美元。

当然,今天我们依然在用交易量、收入,这一最简单粗暴的方法,去评判NFT游戏这一新生事物的价值高低,似乎并不符合NFT游戏“娱乐行业革命者”的身份。

Animoca Brands创始人兼董事长萧逸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承认,边玩边赚“只是NFT游戏快速吸引玩家的一个标签”。他还将Pay to Earn中的“Pay”替换为“Play”,表示NFT游戏价值有多面,比如“Play也可以Own(拥有)和Trade(交易)”,不只是赚钱。

获取IP授权、向Metaverse靠拢、开发更多玩法……NFT游戏的改变虽小,但的确一点点在发生。